换个方向试试,或许也能走到MoMA呢?- Anni Albers 安妮·艾伯斯 | The Designer's Designer [19]

日期:2020-10-03 12:44:03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The Designer's Designer专栏简介:

设计师们的心里都有一张名单,上面密密麻麻地 (又或许只有一两个) 布满了对他们设计路上曾有启发或影响的名字。

 名单上的人也许家喻户晓, 又或名不见经传。他们也许没有追求过世界定义的成功,但却活出了波澜壮阔的人生。他们的作品与人生的哲学,都紧紧地抓住了那些梦想着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人们的心。




在设计艺术界里,艾伯斯这名字几乎无人不晓——二十世纪最巨影响力的几何抽象主义巨匠,亦是当代艺术教育的始创者。但我们今天要谈的这个艾伯斯非此约瑟夫·艾伯斯,而是曾经与他齐名,也是他妻子的安妮·艾伯斯。


与丈夫相比,对于安妮的事迹记录稀少、含糊而被埋没于众多的设计派系介绍中。这也许与她选择(或者说是被选择)的创作媒介有关。




每当提起面料、或更细分的布料设计时,总是给人一种较羸弱、阴柔的印象,它也很适合搭配其他较大型的设计作品,所以以此为单独研究主题的学者亦比较少。也可能因为,假若不能与以面料为载体的作品直接接触,会比较难感受到那种震撼——那一丝一系的配搭,独有的微细的质感转换,在互联网图像传输为主的现在,面料设计的作品的确很很容易被我们轻轻地用指尖一扫而过。

 


 

但幸运的是,安妮·艾伯斯的个人回顾展览,终于在她离世的二十四年后,由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再度主办,人们得以再一次近距离地去感受她怎么用纺织去影响了艺术,又怎样用设计师的身份去改变了现代纺织。

 

其实安妮·艾伯斯生涯后期的作品,已逐渐将重心转移到平面印刷设计及绘画上。但作为包豪斯派的女性设计代表、纺织设计工作室(直到学校被迫关闭为止)的负责人,她的名字还常常只与纺织、面料设计紧紧相扣。

 


 

安妮·艾伯斯一开始也是个专心在画布上用功,希望能成为一个正统派画家的女孩。


于1899年诞生于柏林富裕中产家庭的她,少年时代只是将绘画作为业余兴趣钻研。直到有一天,奥地利表现主义画家奥斯卡·柯克西卡在因缘际会之下看到了她的人像画,向她提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而画画?」

 


 

 

这句话铭定了安妮正式进入艺术学校就读的决心。当时的艺术学校的主要目的都是训练未来的工匠,生活条件较差,温室里长大的安妮果真受不了,短短两个月就选择辍学。两年之后,她被渐成大势的包豪斯学校录取,正式开始了她的艺术人生,以及她与约瑟夫一辈子的恋爱。


  

第一年,安妮在当时最尖端先进的新鲜学习环境之下如鱼得水。但在第二年时,她发现包豪斯并没有他们自称的那么平等与自由。本想与当时还是男朋友的约瑟夫一起选修玻璃技术课程的她,在申请的时候处处碰壁。

 


 

就算是当时最先进的包豪斯改革理想背后,男性与女性还是被先入为主地分门别类。男性可以任意选择学系,而女性被限制非学校指定的科目不能选。绝大部分的包豪斯女学生因此都被分配到了学校认为最女性化的纺织系,安妮也不例外。

 

纵使是不情不愿地进了不想进的学系,在同是女性的学员们的互相交流之下,她逐渐对织品产生了兴趣,并慢慢开始了对此项技术的探索。她发现,这是一种极有局限和纪律性的工艺,她必须在似乎已没有突破点假设之中去创新。作品诞生后的那种成就感,似乎同时填补了她对艺术与工艺创新的无限追求。她了解到纺织品不只是装饰,它是材料,它是工具,它是环绕你身边的一切。


 


 几年后,约瑟夫成为包豪斯的初级师傅时二人正式成婚,学校将夫妻俩派遣到另一个城市的校舍任教。安妮在这段时间潜心研究织品的实用性,开发出许多功能独特的纺织品,作品们结合了吸音效果,耐久性,防脱线,防皱,迎合光反射等特性。她在制作手工作品的时候也不忘要让作品有大量生产的可能性,因此她的设计也迅速获得了几个大量生产合同。


 

夫妇俩渐渐开始到处旅行,世界各地都有他们搜寻灵感的踪迹。安妮亦在不久之后接任编织工作室负责人,成为少数在学校担任高级职位的女性之一。

 

在纳粹的影响之下,当时每个生活在欧洲的人,人生都面临巨大改变。身为犹太人的他们,在纳粹歼灭计划开始之前逃到了美国的北卡罗来纳州。在那里他们受邀到实验性的黑山学院任教。约瑟夫一边继续绘画创作,一边教导学生,为现代的艺术教育方式定下了大纲;而安妮也是一边教学一边创作,并在美国各个地方举办纺织作品展。

 


他们一边在艺术学术界默默耕耘,一边往来于墨西哥、秘鲁及智利等地。尚未被哥伦布等的探险家沾染的南美原始民艺美术品成了他俩的灵感泉源,每次出行都带回大量艺术品的他们成为了有名的收藏家。

 


 安妮的个人教学方法也跟南美息息相关 :比如说,她会试图让学生们想象,他们现处在秘鲁的沙漠中,没带任何东西,没有衣服,甚至也没有陶器(考古证明纺织品出现在陶器之前),那你可以做出什么样的作品?鼓励学生们先把现知的一切摒弃,再去开发自己的想像力。


 

南美的原住民到现在还保留着从古至今的独特手工编织方式, 大大的影响了安妮后期的编织作品风格,这些作品也使得她成为第一位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一人展览的纺织品设计师。 MoMA的设计展于1949年秋季开始,然后从1951年到1953年在美国巡回演出,使她成为当时在美国最重要的设计师之一。

 


之后他们离开了黑山学院,但仍然在不同地方致力于教育。安妮接着开始编写现代纺织系学生还在用的设计教学相关书籍。她对于纺织的深入研究、对设计理论的分析文章令人对工艺历史研究刮目相看,推进了设计史在学术界的位置。


 



如前所述,安妮后期的作品逐渐向别的媒介转移,有印刷,有绘画,甚至还有珠宝设计。1971年在友人的协助下,夫妇俩于康乃狄克州成立了非盈利基金会,建会宗旨为「希望通过艺术去进一步启发美好愿景。」当时基金会的会长回想起第一次跟安妮约在肯德基见面的时候,安妮习惯性地想用手边的材料(肯德基的炸鸡块!)交叠着编织的场景,还是啧啧称奇。

 

 

约瑟夫于1976年先于安妮离世。这对恩爱到最后的模范伴侣,二十多年后才在另一个世界再聚。一个人的安妮仍然活得精彩,她终于回到欧洲举行个人作品展,亦收获种种认可与奖项。从一开始的不情愿到后来的登峰造极,安妮的经历说明暂时的不如意也许没我们想的那么绝望,转个方向走走,也许也能走到MoMA呢?

 

 

有兴趣去伦敦看展览的朋友:https://www.tate.org.uk/whats-on/tate-modern/exhibition/anni-albers

或是可以去他们的基金会看看:https://albersfoundation.org/


*本文未特别标注的图片均来自网络。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